她是巩俐的偶像,下嫁雕塑家:长得丑却活得光芒万丈 看全部

潘幸知 楼主

在今年威尼斯国际电影节上,宇宙级别的女王Meryl Streep(梅丽尔·斯特里普)身着价值3880英镑的Givenchy印花中长裙,飘逸、不规则的褶边,搭配红色系带凉鞋,圆形金色大耳环,让红毯上的每一步都很漂亮。



而且,你绝对想不到,这位斩获多项奥斯卡大奖,影后中的影后,今年已经70岁了。

2014年的时候,著名的脱口秀主持人艾伦·狄珍妮帮她算了一次,那时梅姨已经得了119个奖。

21次奥斯卡提名,3次获奖;

5次格莱美奖提名(再次证明了,不会唱歌的演员不是好影后);

32次金球奖提名,9次获奖;

......



对这些荣誉,Meryl从不当回事。

在鸡毛秀上,梅姨挑战自己被奥斯卡提名的20部电影,数到头皮发麻了,才数了6部电影。



连第一次提名这样光芒加深的时刻,她都记不得。


提起来还会有点不好意思

说实话,能混到这个地位的,现在还在世的女演员,可能就梅姨一个了,就连我们的巩皇,都把梅姨当成偶像。

巩俐曾经接受采访的时候表示,自己接戏的原则,就是不会重复自己,并把以梅姨为榜样,激励自己。

“演到现在为止,她(梅丽尔·斯特里普)还在演一个老巫婆,还在演一个时尚女性,还在演一些很有意思的角色。那种塑造能力非常强,你可能看到她的电影的时候,你就觉得她可能生来就是一个演员,就是为演员而生的吧。”




其实梅姨的从影之路,也不是一帆风顺,28岁才开始踏上演员之路,而在这个年纪,奥黛丽·赫本、格蕾丝·凯莉、费雯丽,都已经比她早几年拿到影后了。

不过好演员不怕老,好影后也不怕等。现在看来,所有的光环和荣誉,都是值得时间去捶打、磨练和造就的。



梅姨在少女时代的时候,丝毫没有显露出当演员的迹象,她认为自己丑得“无法见人”,很是自卑。个头高,左右耳不对称,头发发色枯黄,鼻梁上还架着一副大框眼镜。



但梅姨有两样好武器,一个是拥有一副好嗓子;另一样武器就是,她有一位优秀的人生导师,就是她的母亲Mary。

母亲从小就对梅姨灌输信心,强烈鼓励自己的女儿,还为梅姨请来曼哈顿区最杰出的声乐教员指导声乐。

“Meryl,你有能力,你很棒,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任何事情,但你要记住,懒惰是完成不了任何事情的,必须把想做的事情放在心上,才能心想事成。”


母亲和梅姨,以及梅姨的弟弟

这给了梅姨很大的自信心,无论做什么,她都勇敢向前。

为梅姨写过书的作家Karina Longworth(卡丽娜·朗沃斯)曾经在《Anatomy of an Actor》(演员的解剖)里如此形容梅姨,她是一个“戴着眼镜,头发卷曲的笨拙女孩”,但也不得不承认梅姨的表演欲望,从小就喜欢在家庭影院的镜头前炫耀。

因为从小学习音乐的关系,梅姨总是被选入学校的各种独奏会上演唱,还练习了一段时间的歌剧。

为了舞台的完美,梅姨不得不去改变自己,去掉厚重的眼镜,仔细打理自己的头发,让那个被嫌弃的丑小鸭消失。


最右边的就是梅姨

梅姨是一个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希望有什么样发展的人:“我唱的是一些我感觉不到,也听不明白的东西。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教训,不要去做自己不明白的事情,去寻找我能够看透的东西。”

于是她毅然决然地离开了呆了四年已久的歌剧队。


高糊的画质,都遮盖不住梅姨的美

1971年,梅姨以优异的成绩获得耶鲁大学的文学学士学位。

进入耶鲁大学之后,她又申请了戏剧学院的艺术硕士学位。一边学习一边积极参加各种演出。并努力尝试各种角色,这为她以后拓宽自己的戏路打下了非常好的基础。

那时候的梅姨刻苦到什么地步,一年内出演十几部舞台剧,又去学校外面当服务员和打字员来挣学费,就这样,还能因为嘴巴长了溃疡,不能讲话,又跑去学习法律,报考法律资格证,丰富未来的职业选择。

所以,那些站在金字塔顶尖上的人,并不是仅仅靠天赋就能达到的,“劳模”精神才是她们触碰到云端的最终原因。



1975年,梅姨从耶鲁大学获得艺术硕士学位和文学硕士学位,为了实现在舞台上表演的梦想,和当时许多同学一样,得去参加戏剧信息组的考试。

这有点像我们以前的那种工作包分配的感觉,只要通过考试,就可以提供给全国不同地方的歌剧院。

不过,毕业后的梅姨不幸地因为胃病犯了,睡过头,失去了考试的机会,按照惯例,错过了公务员的考试,只得找个工作,来年再战。

可惜,梅姨并不是属于那种认命的人,就像《哪吒》里说的那样:“我命由我不由天!”


站在中间,有点众星捧月的感觉

于是她偷偷跑去公众剧院,直接面对负责分配演员的导演寻求机会,这一举动相当大胆,几乎没人会这么做,而梅姨勇敢地走出了第一步,事实证明,她赌对了。

虽然剧院的其他人会说闲话,但是梅姨用自己的表现堵住了众人的悠悠之口。就连其他剧院都听说她成熟的演技,主动找上门来。



凤凰剧院邀请梅姨《27车棉花》演出,梅丽尔饰演一个150斤的南方女人。但梅姨的苗条身材成了首要问题。

于是梅姨灵机一动,她戴上一副带衬垫的胸罩,穿一件肚子与臀部都带有衬垫的紧身衣,让自己变得臃肿起来,最终的效果使得她荣获戏剧界和外界评论奖以及托尼奖提名。

多年后,提到那次推销自己的大胆举动,梅姨还很谦虚,把功劳归功于剧院的包容。

“在纽约,只有公众剧院才允许一个无名小卒走进来倾诉自己的衷肠,并得到一次参加重要剧目的演出机会。”



成功敲开自己的舞台大门,梅姨的开挂之路从此开始。


但梅姨拍戏也不是没碰过壁,1976年面试《金刚》剧组的时候,制片人迪诺·德·劳伦蒂斯看到梅姨的时候,立刻转过头用意大利语对自己的儿子说:“你怎么带了一个丑八怪来?”

梅姨也不是吃素的,直接用意大利语还击:“对不起,我是不够漂亮,但以貌取人,说明你的电影也不过如此。”

说实话,在美女如云的好莱坞,梅姨不算是顶级的美人,但是27岁的样貌,是绝对称不上丑八怪的!


29岁的梅姨

当你被侮辱的时候,用语言来还击是不够的,用作品来证明自己,才是有底气的表现。

两年后,凭借《驯鹿人》的精彩表现,演活了一个饱受战争摧残的妇女,梅姨第一次提名了奥斯卡最佳女配角。

连后来成为梅姨黑粉的影评人Pauline Kael(宝琳·凯尔),批评梅姨“除了脖子以下都不会演戏”,但是在《驯鹿人》刚出来的时候,都使劲夸赞:“她是一个真正的美女,她的表演给电影带来了很多新鲜感。”


《驯鹿人》,举手投足都优雅

拿到第一次奥斯卡提名之后,28岁大气晚成的梅姨,此后的路途一帆风顺。

一年后,梅姨锋芒毕露,凭借《克莱默夫妇》里超越年龄的表演,拿下了人生的第一座奥斯卡小金人。


《Kramer vs. Kramer》 1979年 豆瓣8.5

我们常把演员等同于明星,但是明星和演员是有区别的,尤其是像梅姨这样的影后,被称为演员界的“毒瘤”。

这并不是贬义词,而是个带着夸张成分的褒义词。

她不管是主角,亦或者是配角,反正有她在的影片,基本上别人拿奖就无望了。

如果和梅姨一起竞争影后,那一定值得在获奖感言里面炫耀。

Rose凯特·温斯莱特打败梅姨在奥斯卡封后时,骄傲地宣告:“梅丽尔,你忍着吧。”

詹妮弗·劳伦斯凭借电影《乌云背后的幸福线》打败梅姨,获得最佳女主角的时候说:“我可以说什么?我打败了梅姨。”

艾玛·斯通听闻自己的电影《鸟人》和梅姨的《魔法黑森林》一同入选最佳配角提名的时候,她直接问:“谁能给我解释一下,谁是那位梅丽尔·斯特里普?”


《魔法黑森林》2014年

连梅姨自己都觉得,自己拿奖这件事都令观众厌烦了:“当他们叫我的名字时,我感觉半个美国都露出了这样的表情,哦,不!为什么又是她?”

说实话,面对梅姨这样能称之为“戏痴”的影后,天赋、敬业、用心、求真、死磕到底......什么要素都有的女演员,真的是一座难以超越的大山啊!

她拍摄《苏菲的选择》时,导演艾伦·帕库拉一心想找东欧女演员出演,梅姨找了经纪人去交谈,直接被拒绝。

但对梅姨来说,没有条件也要创造条件,她亲自上门谈判,一开始导演还想敷衍一下梅姨,没想到在两人谈判后,这个角色就非梅姨莫属了。


《苏菲的选择》1982年 豆瓣8.3

原著里,苏菲是在德国纳粹集中营受迫害的波兰籍女人。这对梅姨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挑战,不仅要学习德语,还要学习波兰语。

梅姨亲自找了家庭教师,学习了三个月,对,就学了三个月,口音就逼真到,把儿子亨利都吓哭了,因为觉得妈妈不在身边。



为了演出受迫害的形象,梅姨还减了肥,为戏狂甩6公斤,本来就不胖的她瘦得都不成人形了,脸庞凹陷,面色苍白。

连原作者威廉·斯泰伦都痴迷她的演技:“某一时刻,她塑造的性格那么逼真,连我写书的时候都没有想到,我见到了我的苏菲,我在梅丽尔身上发现了她。”

《紫苑草》里有一场冻僵的戏,其实正常来说,画个妆,加点干冰就可以演了。但梅姨为了达到真正逼真的效果,拍戏之前,先在冰袋里躺了半小时。

然后拍戏时,因为演得太入神,身体都没有移动过半寸地方,就这样一动不动地躺了半小时,吓坏了现场的现场工作人员。


《紫苑草》1987年 豆瓣7.5

出演《廊桥遗梦》,也是梅姨竞争过来的。

当年面试弗朗西斯卡的,有《末路狂花》的苏珊·萨兰登,有最终拿到《金刚》女主的杰西卡·兰格,有连续两年获得戛纳影后的巴巴拉·赫尔希,以及来自祖孙三代都获得过奥斯卡奖的家族的安吉丽卡·休斯顿。

这四个人竞争已经够激烈了,但还有法国影坛第一夫人,一顶一的大美女,凯瑟琳·德纳芙,也亲自跑去面试了这个角色。


1994年的凯瑟琳依然贵气十足

但最终,这个角色非梅姨莫属,为了演出乡下妇女的感觉,梅姨为角色增重20英镑,成就了我心目中独一无二的弗朗西斯卡。


《廊桥遗梦》1995年 豆瓣 8.5

梅姨实在有太多太多的经典角色,要介绍完可能十天十夜吧。但唯一能承认的是,她在尽量地把自己活成角色,而不是去扮演。

不少合作的演员、导演,提到梅姨,都要竖起大拇指。

80年代的演员们评价她:“如果好莱坞每年只有一两个好角色,那它们都是梅丽尔·斯特里普的。”

她给自我的评价是:“我从一开始就是那种非常努力的女孩,有句话可以当作我的墓志铭——她是真的努力在表演”。

并且在一次奥斯卡获奖后又强调了一遍:“一个演员的唯一职责,就是进入另外一种人的生活,并让观众感同身受”。




和其他好莱坞明星混乱不堪的绯闻不同,梅姨的恋爱记录,干净整洁,只有两段情,初恋和现任。听起来不可思议。

梅姨的初恋是一个叫约翰·凯泽尔(John Cazale)的演员。《教父》、《闻香识女人》的导演阿尔·帕西诺评价他是最会演戏的演员。



两人相识于1976年的中央公园,那时他们在《以毒攻毒》中饰演对手戏。

那时候,约翰还不是明星,但是身上所拥有的品质被不少导演所欣赏,就连梅姨都对他一见钟情。

“他不像我遇到的任何一个人,这是他的特殊性,他的人性,他对人的好奇心以及他的同情心(都非常吸引我)。”梅姨如此评价她的初恋约翰。



两人爱得很浪漫,当时约翰比梅姨名气高,带着梅姨去餐馆吃饭,把自己最好的朋友,《教父》导演阿尔·帕西诺介绍给梅姨。两人约定,一有机会就结婚。

可惜还没有等来那场梦中的婚礼,1977年5月,约翰忽然感觉到身体不适,一检查就发现他有肺癌晚期。

诊断的现场,梅姨也在,听到消息的她,沉默了好一阵,但梅姨不是一个屈服命运的人,立刻调整好心情,询问约翰:“那么,我们等下应该去哪里吃饭?”



为了珍惜两人在一起的时刻,两人决定共同出演一部电影,就是后来的《猎鹿人》。

因为电影公司怕风险,执意要换掉约翰,梅姨和《猎鹿人》的导演以罢演和罢拍作为威胁。

拍摄过程中,梅姨除了演自己的戏,其他时间全部用来照顾约翰,她陪他去看医生,每一次化疗从不流露出难过的深情,每时每刻都陪在他身边。



1978年2月,老天爷似乎也读懂了什么,纽约连下大雪。

身体每况愈下的约翰不得不住进医院,梅姨依然陪伴身旁,读报,讲笑话。

直到一个月后,3月12日,约翰终于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医生宣布约翰死亡。梅姨痛哭流涕,用头猛撞约翰的胸部,结果约翰竟然奇迹般地回光返照了一会儿,然后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约翰死后,梅姨努力说服自己忘记,找一个活下去的理由:“我总是忘不了,我也不想忘记这种痛苦,不管干什么,这种痛苦总是深埋于心。”

好在,她人生中的第二道光出现了,雕塑家唐·古默(Don Gummer)。



为了从悲伤中走出了来,梅姨搬离了和约翰一同居住的公寓,她的弟弟,以及弟弟的朋友唐·古默也来帮忙。

唐·古默要去欧洲旅行,于是大方地把自己的公寓给梅姨居住。两人通过书信来往,梅姨意识到,这个男人不仅仅是想着做她朋友这么简单。

后来唐·古默也承认,一开始只是想帮助梅丽尔,结果后来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了对方。



约翰去世六个月后,梅姨就和唐·古默走进了婚姻殿堂,站在梅姨家的花园里结了婚。

对于两人的行为,父母、家人、朋友都是担心的,担心这是巨大悲痛之下做的草率决定,担心梅姨过了不久就会后悔。



梅姨很坚定地说:“我的确没有从约翰的死中走出来,但是我必须活下去,唐向我展示了如何去做。”

时间也证明了两人的结合,是当初做得最正确的决定。梅姨成了奥斯卡的女人,而唐·古默也成了一名成功的雕塑家。

就如同那句话一样:“上帝给你关上了一扇门的同时,也为你打开了一道窗。”当你以为真爱消失时,其实它正踱步向你走近。

从1978年结婚至今,两人相伴近40年,每一次的提名,每一次的获奖,丈夫唐·古默会扮演好梅姨背后的男人,守在梅姨身边,从黑发到白首,始终未变。




2012年,再一次拿到奥斯卡影后的梅姨,不仅对这个深情的男人表起了白:“我首先要感谢的,是我丈夫。我想让他知道,在我们的生活中我最珍视的每一样东西,都是你给我的。”


两人腻歪的深情一直30年未曾改变

夫妻在一起40年,没有争吵是不可能的。

但梅姨也谈到了两个人相守一生的秘诀:善意和愿意妥协,还有偶尔闭上嘴。

两人都是事业成功的人士,要一方为了另一方放弃事业绝对不可能,但两人的平衡点在于,对对方事业的妥协。



当梅姨得奖、走红毯的时候,丈夫唐会选择放下自己的事业,陪伴在旁,每一次都默默守在身后,甘当女王事业背后的男人。

而没有工作的时候,梅姨会选择逃离好莱坞,住在康涅狄格州的家里,一个在西边,一个在东边,为的就是摆脱好莱坞的虚化,让自己化身为平凡人。

“置身在好莱坞的圈子里让我感到不舒服,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因为我是一个来自新泽西的中产阶级家庭的女孩,不喜欢聚会,不喜欢荣光耀眼,就是不喜欢,这已经融入骨子里,这就是我。”



她与唐在年轻时就约定要过简单自在的生活,这一约定就是一辈子。平日里,他们会参观艺术画廊,看书,听音乐,或是约朋友吃饭。

“我先生跟我有同样的想法,那就是,家庭和孩子都是人生非常重要的东西。”

梅姨享受演戏,更享受家庭和生活,拍完电影就回家,化身为家庭主妇。

还是那句话,好的婚姻,独立固然重要,但长久的婚姻,并不是势均力敌,而是两个平等和独立的人,并肩携手,共同养家,共同分担,共同生活。



虽然这么多年,初恋的伤一直存在她的心里,但是她早就看开了。

“痛苦影响你以后的一切,但我认为你可以把痛苦消化掉,继续生活下去,并且不会受它困扰。”

这或许就是她身处浮华的好莱坞,婚姻又非常长久的秘诀吧。



40年的演艺生涯,她从未向命运和岁月低头,面对好莱坞女演员到了40岁之后,就开始进入衰败期,只能充当一线女演员的绿叶。

但对于梅姨来说,28岁才大器晚成的她,花期一直都为她盛开,演什么,就火什么。

或许这就是别人嫉妒她是好莱坞毒瘤的原因吧:把演艺当生命,用最真诚的情感研究这个世界。

这么强大的女人,除了佩服,也就只剩下瞻仰了。


扫一扫二维码,关注微信查看情感资讯。
挽回男朋友、挽回老公、挽回爱情、一对一案例分析、解决爱情难题
2019-10-2 14:34:36


关注美爱微信,一对一案例分析,解决爱情难题
美爱:专注 恋爱、婚姻、情感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