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伊琍、梅婷同台飙戏:中年女性的魅力终于被发现了 看全部

翠曼 楼主

前两天,浙江卫视开播了一部大剧《在远方》。来自中戏的刘烨、梅婷和曾黎,对阵毕业于上戏的保剑锋和马伊琍,演员阵容便让观众备受期待,拿到首播收视率夺冠的好成绩。



《在远方》讲述了上世纪末,五位主演扮演的角色在快递与互联网的创业浪潮中百折不挠、跌宕起伏的人生故事,简单来说就是“四通一达”发家史。

剧自然是好剧,但更让我惊喜的是这几位女演员在剧中的人设。从官方人物简介可以了解:

43岁的马伊琍饰演路晓鸥,一个精通心理学,对待工作犀利冷酷、杀伐决断,有着坚强傲骨的职场女性,既可以是男主角姚远(刘烨饰)的得力助手,又可以在面对工作理念的分歧仍旧坚持自我。



43岁的曾黎扮演路晓鸥的同学兼闺蜜霍梅,是一个无论对待感情还是事业都奋起直追、拼命争取的姑娘。剧中她和路晓鸥从朋友变成互相了解的竞争对手,这个走向让她们之间的对戏将会产生无比精彩的激烈火花,让人有足够的好奇心去一探究竟。



44岁的梅婷则饰演贤惠果敢的单亲妈妈刘爱莲,也是姚远心中的“白月光”。她既可以在姚远创业屡屡受挫,陷入低谷之时,一直在身边陪伴他,不离不弃,也可以最终为爱成全,选择放手。经历过多年的风风雨雨,刘爱莲绝不向命运低头,最终迎来属于自己的人生新篇章。



为什么要强调她们的年纪呢?

这说明,至少在这部剧里,中年女演员迎来了她们的春天。她们的面孔,不再只是爱情婚姻或家长里短的专属,她们的年纪,没有让她们被禁锢在谁家的妻子或妈妈,甚至婆婆这种单一标签下。

《在远方》这三位女性角色,有了更加多样化的身份与表现,脱离了年龄的束缚大展拳脚。她们会遇到爱,但人生价值不只囿于爱。她们和剧中的男性角色一样,在变幻莫测的时代变革中追逐梦想,大胆冒险,与他们并肩作战,或是同台决斗。



路晓鸥、霍梅和刘爱莲,都有自己的智慧和原则,也有更加复杂多面却有血有肉的性格。这是值得高兴的一件事。

因为荧幕上,中年女性的千姿百态,终于要开始怒放。


对影视作品中现代中年女性能够展示多样性人生的期待实在是太久。

一直以来,多少人认为“职场是男人的主战场,婚姻是女人的主战场”,他们默认不再年轻的女人在步入婚姻后,相夫教子是顺理成章,为生活的鸡毛蒜皮争得面红耳赤是常事,智小三取悦婆婆是为了维系婚姻稳定的拓展项目,而这就是中年女人的生活写照——这也是很多影视剧为观众们呈现的。



男权审美下的女性之美,似乎只有在年轻的阶段才有资格盛放,也总避免不了落入与男人的爱恨纠葛的俗套,而脱离了这种需要靠年轻貌美吸引男性欣赏的戏码,女性其他方面的魅力就犹如海面下的冰山,不被发掘。

东亚文化普遍追求幼齿文化,年轻、少女、清纯、可爱的形象永远是吃香的。然而这类幼齿文化的针对者几乎只限于女性。

中生代的男演员可以演硬汉,演总裁,演大叔,49岁张嘉译还能跟小自己18岁的王晓晨在剧中恋爱



可是反过来,中年女演员的角色却屈指可数,可挑选的除了家庭婚姻婆媳伦理剧,就是给差不多年纪的男演员当妈。

比如,王琳给小自己6岁的高鑫当妈,或是到处客串恶婆婆,鲜有人知道她还是个被公派去俄罗斯莫斯科国立电影学院留学,能用俄语配音的高知女性——除了“雪姨”的复刻版,熟龄女演员王琳从没接到过高知人设的剧本。



所以,海清会诉苦中年女演员没戏拍,马思纯透露她姨妈蒋雯丽接不到剧本,姚晨产后复出后谈中年女演员的尬与惑。



因为,她们在当下的影视环境中被判定失去了资本和市场(或是男性审美)最偏爱的“少女感”。

“少女感”的被追捧,也令诸多女演员们时刻因为年龄的增长感到演艺生涯岌岌可危。为了有戏可拍,为了不仅仅只能扮演婆婆妈妈的角色,她们费尽心机让自己看起来能永葆青春。《我就是演员》中,38岁的杨蓉就一直努力保持着少女容颜,不敢老去。



像是约定俗成,年龄被看作是女性的“弱点”,是场面上的话题禁忌。前不久,44岁的佘诗曼上《跑男》,李晨先叫她老师,被郑恺怼他不会说话,于是立马改口叫大他3岁的佘诗曼“妹妹”。

这种强行挽尊的操作反倒越描越黑,把40+女性放在了需要靠刻意淡化年纪才能维持体面的弱者位置。



这样的氛围,令女性畏惧年龄,恐慌变老。

女演员因为年龄担心没戏可拍的焦虑可以理解,但越是想模糊年龄,就越将自己置于把年龄和皱纹当作门槛的限制中,将演戏的可能性进行了自我阉割。

同样是38岁的李小璐,哪怕在剧中也仍旧偏爱粉红蝴蝶节,脸上的改动也越发向网红靠拢,却努力扮演成熟理性的大律师,这种用力过猛的感觉造成一种实际状态与刻意营造的年龄感相互冲突的尴尬,而观众们看得也尴尬。




但,没了20岁少女的胶原蛋白,女性人到中年就没有其他魅力之处吗?中年女人的生活,真的只有这些,没有别的可能性了吗?

这个问题,不仅是女性观众想问影视编剧的,更是对自己40岁人生的灵魂拷问——等我到了这个年纪,或者我已经到了这个年纪,我是否只能面临这样的困局?

自然不是。

“娘娘”孙俪曾说:“少女感是对我的侮辱。”



殷桃前几天也发问:“从什么时候开始,女演员的魅力仅限于少女感了?”



优雅老去,难道不也是一种岁月沉淀的魅力吗?

今年4月份,《时尚芭莎》为蒋雯丽、梅婷和陈瑾拍了一组中生代女演员的大片,眼波流转间,看得见随着年龄增长,被岁月赋予的那份坚定、大气与从容。






不久前,《风尚志》也邀请了梅婷、姚晨、陈瑾、海清和佟丽娅拍了一组黑白杂志封面。5位视后跨越了60、70和80三个年代,展现了每个年龄层不一样的美丽、自信与成熟。



最让我印象深刻的,当属《费加罗》为陈冲和邬君梅拍的硬照。知天命的年纪,眼角眉梢却满是风情。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一辈子的少女感未免单薄,而丰富的阅历让皱纹间皆是更为醇厚的韵味。

就像莫文蔚说的:

“我完全觉得年龄不是问题。你在不同的年龄,不同的人生阶段,会散发不同的魅力。你可以享受和展现你现在的美,应该活在当下,而不需要还是想把自己弄得像是18岁、20岁。”



《三联生活周刊》曾做了一期《女人四十又如何?》的专题,谈到人生的进步不该止于40岁。除了种种社会身份外,女性同样可以积极寻找作为一个独立个体的精神内核和成长空间。而年龄、阅历和种种身份都将成为她们更进一步认识自我、成长进步的阶梯。



这也是网友脑补出一部《淑女的品格》根本之所在。脱离男性视角,抛开谈情说爱,俞飞鸿、陈数、曾黎和袁泉扮演的四个事业有成的独立女性,又会碰撞出怎样一个超凡脱俗的精彩人生?



好消息是,这部剧立项了,而陈数也确定参演。女性市场的需求,终于推动了影视作品的供应。

困局若是被外界以偏见所设定,那就打破它,而不是顺从它。

且看近期爆火的《小欢喜》,精湛演技让陶虹、海清和咏梅备受观众喜爱。之前陶虹在《我就是演员》与小生彭昱畅搭档对手戏,一颦一笑演出了情窦初开少女的娇羞(不是靠玻尿酸和粉红蝴蝶结),让观众喊话徐峥放陶虹出来拍戏。



婚后淡出演艺圈的陶虹,仍旧有强大的可塑性与实力。柏林影后咏梅,也靠塑造的角色深入人心。



没有编剧为她们写角色,那就自己来。姚晨干脆自己当制片人,拍出了《送我上青云》这样发人深省的电影,直面女性的欲望,探讨生死、爱欲和作为个体的信念与价值。




美国女演员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凭借《三个广告牌》夺下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时已经61岁,不够年轻更不够好看,顶着一头干枯的头发,抬头纹、鱼尾纹、法令纹,颈纹清晰可见,女人们想竭力粉饰的“不完美”,她没有半点想遮掩的意思。



而她的竞争对手“劳模姐”杰西卡·查斯坦当时41岁、“梅姨”梅丽尔·斯特里普69岁,同台的妮可·基德曼也有51岁。

但这不影响她们靠实力赢得满堂喝彩。

麦克多蒙形容脸上的皱纹是一张人生的地图。出自她口中的这番豪言壮语至今让人佩服:

“比起容颜不老,我更愿以身体和外貌的退步换取智慧,这才是笔划算的买卖。”



毛不易曾在《奇遇人生》对阿雅说:“四十岁还很年轻,不用考虑这么多,四十岁就是新的二十岁。”



不害怕老去,欣然接受岁月在脸上的雕刻,这份从容大气足以带领女性突破年龄的枷锁,继续在中年甚至老年的生活浓墨重彩地绘制不可替代的轨迹。

看着屏幕上中生代女演员的身影越来越活跃,倍感欣慰。越来越多的女性明白,岁月悠长,不用畏惧年龄的增长,因为那时自有一番天地,你也自有一番别具一格的风情。

扫一扫二维码,关注微信查看情感资讯。
挽回男朋友、挽回老公、挽回爱情、一对一案例分析、解决爱情难题
2019-9-30 17:30:00
关注美爱微信,一对一案例分析,解决爱情难题
美爱:专注 恋爱、婚姻、情感的平台